DSC_0841.JPG

我四歲的時候開始跳舞,雖然那並不正式,只是因為好玩。我媽告訴我,我從小就喜歡在家裡又跑又唱的,有些我的確仍有印象。一直以來我都相當熱愛跳舞和表演(除了初期的幾次演出經驗使我怯場之外。)但我是直到在中學的最後一年,才真正確定了這是我此生都會堅持的目標。好幾次我因為練舞而受傷,雙腳流血、皮膚撕裂(這在我拍《我,十九歲》的其中一幕也發生過)、我的身體因為不斷的練習而疼痛疲倦... ...,但只要能夠繼續跳舞,這些我都不以為苦。有時我會一個人在舞蹈教室中反覆的練習,和自己的身體對話,同時也去感覺...。對我而言,舞蹈教室就是我的第二個家。從大學開始,我開始著重在現代舞和Hip hop. 跳舞和演戲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個人的表演之外,還需要很多的專注力和理解力,才能夠同時將自我以及整個團隊的特色呈現出來。每個細節都相互關聯,在這樣的過程中,你永遠都能夠學習和發現新的東西。

自從和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合作之後,一切都改變了,我也才發現自己過去的舞蹈訓練還不夠專業。透過這次的合作,我更清楚舞蹈要追尋以及要呈現的是什麼。

打從心裡覺得幸運焦雄屏老師和鄭乃方導演能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從這個團隊的身上學到太多可貴的經驗,同時也更加確定自己對藝術和演出的喜愛。對我而言,這次的演出並不代表所謂的名聲或出名,雖然說任何一個藝術家或者表演者都會希望自己的能力得到眾人的肯定,但這次的演出對我而言最最重要的,是一次難能可貴的經驗。不但有機會可以學習,更能夠進入一個自己真心想要追求和探索的領域。能夠成為這部電影的一份子,為這部電影付出,我感到無比珍惜和快樂。就如同我不斷強調的:《我,十九歲》讓我更確定了舞蹈和表演是我此生的最愛。


ME19.jpg

即使在拍攝的過程中相當的辛苦,但我卻覺得無比值得。尤其當你共事的不只是一個專業的團隊,更是一個充滿歡樂、彼此關心、互相支持的團隊!在電影的領域,我是一個新人,對於電影的拍攝、製作都不是那麼有概念,同時我的中文並不是太流利;但在一起工作期間,每個人都對我相當照顧,幫助我克服大大小小的困難,這也使我由衷的感到感激。

拍攝這部電影時我們有進度上的壓力,因此我們總是需要很多的時間,也必須要隨時保持精力和具備耐心。對於整個團隊的運作而言,耐心和溝通是最重要的關鍵。

在劇場的演出經驗則相當的特別,光是聲音的傳送就和平時不同。你必須要讓自己的聲音能夠從台上傳到劇場的最後方,如此一來觀眾才能夠清楚的聽見台上演出者的聲音;肢體語言和各種姿勢的呈現也都是一樣。在鏡頭前,每個細節都不會被放過。你的肌肉伸展、抽動、甚至是僅僅一個眼神,都會被拍攝得相當清楚。這些拍攝上的專業技巧和細節,也是我需要再加強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我19歲

me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anley Huang
  • 妳很厲害,我很想看,可是花蓮沒有.....要等回台北找Annie的時候才可以看!!!
    想看=)